在线导医 | 咨询专家 | 预约挂号 | 就医指南 | 意见反馈   

秦叔逵教授:2017 Best of ASCO 三大关键词---“团结协作、发散思维、开拓创新”

被浏览了 次, 发表日期: 2017-07-13 15:17:00

编者按
    2017年7月6日至9日,在上海松江,由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携手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联合主办、北京市CSCO临床肿瘤学研究基金会协办了“临床肿瘤学新进展学术研讨会——(Best of ASCO Event in China)”。大会主题是“与您一起让癌症治疗变革”,内容涉及肿瘤多个领域的新进展。大会期间,《肿瘤瞭望》有幸邀请到大会共同主席秦叔逵教授针对Best of ASCO会议的亮点、肝癌领域的进展以及CSCO成立20周年纪念活动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BEST OF ASCO——群英荟萃、火花四射

    中国的BEST OF ASCO会议,是获得ASCO唯一的官方授权和认证,由CSCO与ASCO共同举办的。早在2000年,ASCO就与CSCO成为姊妹学会,建立起良好的战略协作关系,互认互惠,迄今已达17年之久。众所周知,ASCO在芝加哥举办一年一度的年会,堪称全球肿瘤学界规模最大、水平最高的学术盛会,每年参加会议人数多达4万人以上,在会上针对临床肿瘤学领域的新进展,特别是重大的前沿科研成果进行公布和报告,影响巨大、广泛而深远。BEST OF ASCO会议系ASCO年会的会后会,在中国举办BEST OF ASCO会议的目的主要是为CSCO会员和其他肿瘤工作者提供ASCO年会的精华汇瘁,尤其是那些没有能够前往美国现场参加ASCO年会的医务人员,以便他们全面、及时地学习、理解有关新进展、新知识和研究成果。自从2009开始举办中国的BEST OF ASCO,迄今已经是第九届了,广受欢迎。虽然我们一再控制会议规模,今年的BEST OF ASCO会参会人数达到1800多。

    我们的BEST OF ASCO会议,主要设置了三个层次的内容:首先,每年ASCO年会投稿超过6000篇,从中ASCO教育委员会和国际委员会遴选出100多篇论文作为优秀论文,推荐给CSCO。我们再结合国情和需要从中精选30-50篇重要论文,邀请国内知名学者在BEST OF ASCO会上先进行简要报告和解读。其次,再邀请全国著名专家对上述论文报告进行点评,充分分析和讨论该研究的背景目的、设计执行、质量控制、结果结论、优势和缺点、经验教训、参考价值以及对于临床实践的指导意义等。然后,选择某些重要领域,邀请了国际、国内顶级专家,结合一年来国内、外最新文献、重要会议内容和自己的真知灼见,对有关进展和学术动态进行专题报告,阐述年度进展,指点未来方向。相信与会的代表可以借此机会,通过聆听不同领域的肿瘤专家的报告分析,受到很好的启发和拓展思维眼界;不但可以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主要关注的肿瘤领域的新进展,同时,也能够对于其它肿瘤领域的动态有所了解;并且,在会议的讨论、互动过程中,彼此学习交流、碰撞思想,产生火花,共同提高。

    今年的BEST OF ASCO ,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共摘要解读了35项研究报告,12场专家点评,4个专题进展述评,内容非常丰富。BEST OF ASCO不仅是一场学术的盛会,也是增进友谊的好机会,积极推动了CSCO学会和临床肿瘤学事业的繁荣进步。实际上,CSCO每年都要举办三大会议,除了7月的BEST OF ASCO会议,还有4月的CSCO指南共识解读会和9月的CSCO年会;特别是CSCO年会规格高、水平高和先进新颖。今年的CSCO年会,仍将于9月26日-9月30日在厦门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期间恰逢CSCO成立20周年,将开展纪念活动和理事会换届,热烈欢迎大家大力支持和踊跃参加。

    肝癌研究进展---喜忧参半 需要反思

    原发性肝癌是世界性常见恶性肿瘤,亚洲人群为高发人群,其中中国人群发病率最高。中国原发性肝癌发病率和死亡率都超过了全球的50%,严重威胁人民健康,因此被列入中国特色肿瘤之首。

    与其他实体瘤相比,肝癌具有两大特殊性:第一,在同一病人、同一时间、同一脏器,存在着两类不同性质的疾病,即基础肝病和恶性肿瘤。基础肝病包括肝炎、肝硬化、肝功能障碍以及相关的并发症;恶性肿瘤则高度侵袭、非常难治、疗效和预后很差;两者相互影响,狼狈为奸,并且恶性循环,因此,在诊断、治疗和研究过程中都需要全面兼顾,防止顾此失彼。第二,具有高度的异质性,中国的肝癌与欧美国家相比,无论在发病原因、流行病学特征、分子生物行为、临床表现与分期以及治疗策略上都存在明显的差异性,并且显著影响到疗效和预后。上述肝癌的复杂因素给临床实践和研究带来了诸多问题,多年来全球的学者开展了无数的基础研究、转化研究和临床试验,希望能够早日攻克肝癌这一顽症,但遗憾的是与肺癌、乳腺癌和结直肠癌等研究进步相比,差距较大。如今,肺癌、乳腺癌和结直肠癌等业已进入“精准医疗”新时代,比如在非小细胞肺癌,已经发现和能够检测出EGFR突变、ALK融合基因、ROS-1和C-Met基因等多种变化,甚至细化到EGFR 20外显子的T790M位点突变等,真正达到分子分型指导临床诊治和研究,而到今天为止,肝癌都没有能够确定一个有效的驱动基因,更没有准确有用的分子分型,治疗的盲目性大,因此还处于“基准医疗”阶段。

    在今年ASCO会议上,肝癌领域的研究,可谓喜忧参半。一方面,乐伐替尼对比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随机对照、全球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取得了预期的结果。众所周知,2007年索拉非尼治疗晚期肝癌取得阳性的研究成果,极大地鼓励了全世界医药企业和肿瘤专家,去积极研发更多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追求新进展,但遗憾的是所有研究都前赴后继、以失败而告终,十分可惜。而这次乐伐替尼试验是第一个在一线治疗晚期肝癌研究领域取得成功的案例,成为本届ASCO会议的亮点之一,的确可喜可贺!在该项研究中,除了主要终点指标总生存期(OS)达到预设的非劣效目标之外,各项次要终点指标包括无进展生存期(PFS)、疾病进展时间(TTP)、客观有效率(ORR)和疾病控制率(DCR),乐伐替尼都比索拉非尼对照组具有一定的优势;因此,乐伐替尼将有可能为临床一线治疗晚期肝癌增添了新的药物选择,值得期待。

    第二,会上课题组进一步公布了免疫治疗肝癌,即PD-1单抗Nivolumab(Opdivo,纳武单抗)的CheckMate-040研究的随访结果,包括Ⅰ期临床研究48例爬坡试验和Ⅱ期214例扩展试验,进一步证实了前面已经报道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数据。具有早期缓解,56%(未用索拉非尼的患者)和64%(已用索拉非尼的所有患者)的缓解发生在前3个月;可以持续缓解,中位缓解持续时间(DORs)为17个月(未用索拉非尼的患者)和19个月(已用索拉非尼的患者;达到长期生存:18个月总生存率在未用索拉非尼的患者未57%,已用索拉非尼的患者为44%; 同时,纳武单抗在未用和已用索拉非尼的所有患者中的安全谱,与在其它类型肿瘤中所观察到的一致,没有观察到新的安全问题。通过该项延长的随访期报告,证明了在未用和已用索拉非尼的患者中,无论何种病因,纳武单抗均表现出有临床意义的有效性;即无论是肝癌的一线治疗和二线治疗、HBV感染、HCV感染或者无感染的病人,相当多的病人都可以从纳武单抗治疗中得获得客观有效和生存获益,并且安全性好,使得广大医务人员和肝癌患者看到了曙光。

    另外,也有两项大型临床试验告以失败,也值得一提。其一,既往的研究发现C-MET基因改变可能与肝癌的发生发展有密切关系。先前Tivantinib 二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未能显著延长试验组的OS,但亚组分析提示MET 基因高表达的患者能够从 Tivantinib 治疗中显著获益,燃起了一些学者的无限期待,即通过基因检测和筛选患者来指导肝细胞癌精准治疗。然而本次ASCO会议上公布的III期临床试验结果却大跌眼睛,即口服MET抑制剂Tivantinib用于治疗MET高表达的、之前曾经接受索拉非尼治疗已失败或不能耐受的晚期肝细胞癌,并不能够改善病人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无法从中受益;因此,Tivantinib二线治疗MET高表达的晚期肝细胞癌的III期临床试验,未能达到预设的主要研究终点;这项持续 4 年的 HCC“精准医疗”实践最终折戟沉沙,以失败告终。

    其二,比较结合Y-90树脂微球短距离放射治疗(SIRT)与索拉非尼治疗不适合根治性疗法的局部晚期肝细胞癌试验,即采用携带半衰期较短的核素Y-90树脂微球经肝动脉介入实施近距离放射,与标准治疗口服索拉非尼相比较。这是一项研究者发起的(ITT)大样本的亚太区多中心临床III期研究,亚洲-太平洋地区11个国家和地区 、27家研究中心共同参加,筛选了498例,实际入组360例。结果:研究试验未达到预期目标,SIRT没有显示出比索拉非尼的优效性,患者无明显的生存获益,即SIRT不能够代替目前的标准治疗方案;然而,与索拉非尼相比,SIRT治疗的患者,具有更好的局部控制率和肿瘤缓解率;不良事件以及严重不良事件也明显较少。

    上述两项研究应该引发我们的深刻反思:肝癌发生发展的分子机制复杂、涉及信号通路多、基因变异性大,单靶点治疗药物虽能暂时抑制某个信号通路,但其他通路可能快速激活或上调,导致肿瘤进展或治疗失败。依靠对单个靶点突变的检测来指导药物治疗可能是错误的选择;而多个单靶点药物联合,毒性有增加,又可能影响治疗获益。索拉非尼开创肝癌靶向治疗时代,采取同时阻断肿瘤信号网络中的多个关键靶点可能是优选策略。肝癌 研究的十多种分子靶向药物中,取得阳性结果仅有索拉非尼、瑞戈非尼和乐伐替尼,三药均为多种激酶抑制剂,能同时作用于不同的环节和信号通路。因此,在没有详细明确肝癌的分子发病机制前,选择单靶点药物治疗可能难以奏效,而采用多靶点药物或不同靶点药物联合治疗是未来研究方向。中国在肝癌外科和介入领域涌现出了大批优秀的专家,希望在肿瘤内科领域能做出应有的贡献。

    CSCO学会——开拓创新,携手同行

    今年,我们纪念CSCO成立20周年,将本着简朴大方、着眼未来和学术为主的原则举行一系列活动,主要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回顾历史,1997年4月30日,在国家卫生部、国家科技部、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中国科协和中国抗癌协会支持关怀下,CSCO在北京饭店宣告成立,2015年8月21日升格为国家一级学会。可以说CSCO应运而生、毋容置疑,而蓬勃发展顺应了天时、地利、人和。首先,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肿瘤防治改造,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于了许多指导和帮助,大环境促进了CSCO的成长。第二、改革开放,推波助澜,使CSCO能够在民主、宽容的氛围中不断进步。第三、恶性肿瘤发病率和死亡率仍不断增高,严重威胁了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临床需求巨大,临床肿瘤学医务工作者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只有团结一致,共同努力,才可能战胜肿瘤。多年来,CSCO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老、中、青三代人,遵守 “团结、协作、务实”的根本宗旨,老一代专家带领和指导,中青年医生冲锋陷阵,勇往直前,坚持“学术、公益、服务、奉献”,与团体会员一起,为中国和全球抗肿瘤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展望未来,通过总结经验教训,谋求开拓创新,不断发展。CSCO学会将继续把握大方向,努力完成五大任务:一、积极开展临床肿瘤学领域的继续教育;二、加大国内、外交流,繁荣学术,互相学习;三、促进临床肿瘤学多中心的协作研究,研以致用;四、制定学会的共识和指南,规范临床行为,推动多学科合作、多种治疗方法和药物合理的、有计划的综合治疗;五、加强医患沟通和患者教育,注重科普宣传和人文关怀。我们相信,广大CSCO会员能够把握时代的脉搏,进一步联合起来,甩开膀子干实事,为了国家的繁荣富强和社会的进步,为了实现“中国梦”和“健康中国”的宏伟目标而携手同行、努力奋斗。

(来源:《肿瘤瞭望》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