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导医 | 咨询专家 | 预约挂号 | 就医指南 | 意见反馈   

记者采访--分子靶向治疗,斩向肿瘤新“利剑”

被浏览了 次, 发表日期: 2008-03-05 11:40:00

    传统化疗药物是癌症治疗药物的主力军,但由于其明显的副作用,不少患者由于不能承受痛苦而降低治疗标准。与传统化疗药物治疗癌症的“地毯式”轰炸相比,靶向治疗药物就是治疗癌症的精确制导武器,能选择性地作用于癌细胞,且对人体正常的组织和器官影响不大。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一医院副院长兼全军肿瘤中心主任秦叔逵教授早在几年前就讲过,在未来的20年内,靶向治疗药物将成为癌症治疗的标准治疗药物。近日,记者对秦叔逵教授进行了专访,这位技艺高超的肿瘤学科专家将引领我们了解世界最前沿的医学信息。

问:请您介绍一下第八一医院肿瘤中心的历史与现状,以及它取得的光荣成绩?

答:第八一医院全军肿瘤中心始建于1974年,包括肿瘤内科(3个病区)、肿瘤外科、胸外科、放疗科、中心实验科和《临床肿瘤学》杂志社,为全军目前唯一列编的肿瘤中心。现有展开床位240张,医护技人员202 人,高级职称24人,硕士及博士38人。2004年,成为“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主办的国家级专业期刊《临床肿瘤学杂志》系国家科技部统计源期刊和卫生部生物医学核心期刊。中心常年开设肿瘤内科、肿瘤外科、胸外科及放疗科的专科和专家门诊。两大专科特色和技术优势为消化系统肿瘤的诊断和综合治疗以及肺癌的早期诊断和综合治疗。承担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南京东南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安徽医科大学有关教学工作,招收硕士和博士研究生,是南京军区博士后肿瘤专业培养点。强调综合治疗的规范化、标准化、专业化和个体化,积极运用手术、化疗、放疗、生物治疗及中医药治疗等手段进行多学科综合治疗,在消化系统肿瘤及骨转移癌的诊疗研究方面达到军队领先和国内先进水平。 

问:最近美国一份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报道:它认为在抗癌大战持续几十年后,癌症发病年龄越来越年轻,人类正在输掉这场战争。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答:如果现在下结论,认为人类正在输掉抗癌斗争,我认为过于悲观。确实,癌症发病的年龄正趋向一部分年轻人,我院不久前就有一软组织肉瘤患者为年仅15岁的初中生。目前人类对癌症发病机制缺乏一个整体、深入的认识,对于发病机制的认识仍然处于盲人摸象的阶段,取得的成果只是局部的,不能摸到一个侧面就试图以偏概全。不过,我认为人类在抗癌斗争中还是取得相当进展的。经过多年的研究,人类对肿瘤发病机制的认识从过去单一的物理致癌、化学致癌、病毒致癌和突变致癌学说上升到多步骤、多因素综合致癌理论。现今对于癌症的认识已经进入一个平台期,就是知识的积累呈平台形状,正在为今后的突破奠定基础。例如人类已经认识到结肠癌发生发展所经历的增生、良性肿瘤、原位癌和浸润癌多步骤过程中,始终贯穿着一系列分子事件的变化,包括APC基因的突变、RasP53DCCDNA损伤修复基因的后天突变及DNA甲基化状态的改变等。而目前肿瘤靶向治疗方式的出现,就是分子生物学等基础研究进步的结果,在临床疗效方面取得了令人瞩目的突破。我们应当进一步加强基础及临床研究,到一定时候就会有更多、更大的突破。问:在20078月份召开的第二届广州肿瘤大会上,您曾提出这样的观点:“癌症患者的生活质量与生存同等重要”,那么,如何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答:社会对癌症患者的关注点在发生变化,从原来简单的“生”或“死”,到关注如何活得更好,更有质量。这种观念的改变需要一个过程。过去人们往往谈“癌”色变,现在我们则把癌症定义为慢性病。新的抗癌药物已经能明显减缓肿瘤生长速度,缩小肿瘤体积,使患者的病情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就像很多慢性病患者一样,肿瘤患者也能在药物治疗下使病情得到长期控制。

:肿瘤治疗当中有哪些新的进展?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分子靶向治疗。

答:我们先打个比方,战争中,B52大型轰炸机可以对目标进行地毯式打击,火力足,攻击也很猛烈,但缺点是打击面积太广、精确度不够;而现在有了“火眼金睛”的精确制导导弹,则可以直接打击核心区域,发发命中。分子靶向治疗实际上起的效果就如同后者,选择性地攻击肿瘤细胞,而不伤害正常细胞,该技术能使放射性核素像导弹一样自动、精确地追踪并杀死肿瘤细胞。分子靶向治疗以现代分子生物学、细胞生物学和分子免疫学为基础,以肿瘤相关的特异分子作为靶点,利用靶分子特异制剂或药物进行治疗,是近年肿瘤学科研究的热点,也是近年来癌症治疗学最重要的进展之一。与传统化疗相比,分子靶向治疗至少有三方面明显的进步:首先,传统化疗药物的发展多是先由大规模的筛选天然药物或是化合物中具有抗癌活性的化合物开始,而分子靶向治疗药物则是针对可能具有抗癌作用的分子机转而研发,因此效率进步许多;其次,分子靶向治疗药物的研发过程中特别重视其作用机转与抗癌疗效之间的相关性以及各项生物指标的研究;第三,由于分子靶向治疗药物对癌细胞较具专一性,因此一般而言其副作用均较化疗药物为低。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对肿瘤的精确治疗来降低副反应,使治疗针对肿瘤,发挥最大的治疗作用,产生最小的副作用。    

问:您刚才说,一些晚期肿瘤病人经过分子靶向治疗后,病情明显好转,甚至延长了生存时间达数年之久,能举一个你印象中比较深的例子吗?

答: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去年,曾有一位70多岁高龄的老太太来我院就诊,当时她已是肺癌晚期,之前跑了全国很多大医院,化疗、伽马刀治疗全都做过,十几万花下去,但癌细胞还是在不断扩散。老太太当时已经不能走路,痰多,气喘,连坐在床上也会呼吸困难,病人非常痛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建议她使用吉非替尼治疗,并跟她详细解释这个药的机理。老太太当时听完,犹豫了一整晚,为什么犹豫?她觉得药贵呀,一颗药500多元,1个月下来就要花16千元,但第二天,她还是跟家属商量后决定开始尝试这种治疗方式。我记得,她是周六吃了一颗,到星期天中午我查房,她已经能坐起来说话了,她说:“医生,我昨晚睡得很好,夜里没起来吐痰,我已经很久没睡这么踏实了。”这位老太太后来就一直很配合我们的治疗,并定时吃药,仅过了半个月,就出院了,经过这一年的随访,未发现她有进展的症状。

问:您能介绍一下八一医院全军肿瘤中心开展分子靶向治疗和研究的情况吗?

答:分子靶向治疗作为综合治疗的一个重要手段和新兴的治疗模式在临床中越来越受到重视,我们八一医院全军肿瘤中心已在临床广泛开展分子靶向治疗药物的治疗与研究。现在有越来越多针对不同讯息传导路径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进入临床试验,探讨新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的适应症,或是联合分子靶向治疗与化学治疗能否进一步提升肿瘤治疗的疗效。我院全军肿瘤中心作为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近年来,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SFDA)委托,已承担了多项国际知名药企申办的针对肺癌、乳腺癌、肠癌、肝癌等肿瘤的分子靶向治疗药物的临床试验。以往,分子靶向药物都是一些国际大的制药企业研制开发的,令人可喜的是,国内一些高水平的制药企业也正在积极研制,并有所突破。比如江苏先声药业公司的一类新药重组人血管内皮抑素,是我国学者自主创新研发的新型人血管内皮抑素,也是我国科学家、医学家和企业家精诚合作的结晶,影响广大,具有非常重大的理论意义和临床实用价值在造福肿瘤病人的同时,更使分子靶向治疗在肿瘤治疗领域大放光彩。 

通讯员 唐鸿建 崔娉

 专家介全军肿瘤中心主任秦叔逵:男,硕士学位,主任医师、教授,现任解放军第八一医院副院长、国家药物临床试验机构主任。兼任南京东南大学、南京中医药大学、上海第二军医大学和安徽医科大学教授、硕士和博士研究生导师,南京军区博士后流动站的学术委员会委员和博士后导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和军队特殊津贴,长期从事肿瘤内科临床与科研工作,擅长消化系统肿瘤和骨转移癌的诊断治疗。担任多项国内外重要学术职务,包括亚洲临床肿瘤学会ACOS)理事、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秘书长及解放军医学科技委员会理事等。曾发表论文180多篇,编写专著34部;主持国家“863计划”重大课题和省部级重点课题共16项,牵头主持国际多中心协作研究3项和参加研究25项,主持或参与国家级新药临床研究35多项,主持或参加全国临床肿瘤多中心协作研究12项。先后获得省部级科技成果一等奖2项、二等奖2项、三等奖5项及四等奖2项。多次荣获军队“优秀中青年科技干部”和“科技英才奖”,是江苏省“中青年科技人才基金重点支持专家”、“优秀科技工作者”和“省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专家门诊时间:周四上午   

相关疾病: